推广 热搜: 蛋鸡    养鸡  猪价  鸡蛋 
日期:2018-04-29     播放:12    

《致富经》恐怖的蚂蟥 惊喜的财富

他放弃画画的工作,盯上了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动物,当地人称“吸血鬼”。他却敢脱光上衣,躺进水池,跟水蛭亲密接触,疯狂举动让人目瞪口呆。意外突然发生,他被水蛭咬得鲜血直流。让令人恐惧的水蛭变身,一年收入2500万元,他到底有何生财绝招?


大家先请看画面,这种动物您见过吗?它叫水蛭,又叫蚂蟥,在稻田、水沟里经常能看到,水蛭会吸人的血,因此大家都是唯恐避之不及。但是大家的记者到江苏采访,却拍到了这样的一幕,这个叫张长威的人,却敢脱光了上衣,让水蛭爬满他的全身。张长威说,在他看来,水蛭一点也不恶心,是他赚钱的宝贝,靠它们一年就能收入2500万元,他是怎么跟水蛭打交道的呢?

在张长威的水蛭养殖池里,住着成千上万条的水蛭。水池内壁挂着的,水里游的,全是水蛭,密密麻麻,看着令人毛骨悚然。

水蛭也叫蚂蝗,在很多人的印象中,水蛭就是吸血鬼,它们嗜血如命,甚至能钻到肉里吸血。张长威养的这种日本医蛭,就是吸血的品种。
但是在这个池子中,数量最多的是一种吃肉的水蛭,这种水蛭叫宽体金线蛭,它喜欢吃螺蛳等贝壳类动物的肉。记者拍摄到了一条宽体金线蛭的进食过程,只用了30分钟,它就吃掉了一只个头跟它差不多大的福寿螺。

今天,张长威的养殖场来了一批参观的人,有胆小的,看到水蛭就被吓得夺门而逃。

市民:我是真怕,不是开玩笑的,真怕,真怕这个东西,真不行,我出去了,我出去了。

一般胆子大的人,顶多也就是摸一摸水蛭。可是张长威却主动跟大家说,他要脱掉上衣,躺进这水池里,和成千上万条水蛭来个亲密接触。
张长威躺在水蛭中间,还不停地让工作人员往他身上倒水蛭,这些水蛭有的吸血有的吃肉,万一伤到张长威怎么办?周围的人都替他捏了一把汗。

养殖户向哲:这是生命的问题,你给我再多钱我也不敢下去,因为这个太吓人了,关系到生命问题,万一水蛭把我咬到了呢。

养殖户余才平:我觉得一般人是不敢去做的,要是放一两条水蛭在你手上试一下,那可能还能承受,要是这样一堆水蛭倒在自己身上的话,那真的太危险了,真的不是一般的危险,实在是太危险了。

养殖户周小琴:如果那个水蛭爬到我身上的话,我都不知道怎么说,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
然而,张长威却却觉得身上的水蛭还不够多,要求继续往他身上倒水蛭,随着吸在身上的水蛭越来越多,张长威感觉身体受到了挤压。

张长威躺在水蛭中间,等待水蛭爬满他全身。半小时后,张长威站了起来。

张长威:我为蛭狂。

记者:这是大鹏展翅。

张长威:水蛭长上翅膀,不是更漂亮吗?

就在张长威向记者展示挂在身上的水蛭时,意外却突然发生了,他感觉到左手有疼痛感,两条吸血的水蛭正在吸食他的血。

张长威告诉记者,别看水蛭全身软绵绵的,其实水蛭是有牙齿的,怎么才能拍到水蛭的牙齿呢?记者想了一个办法,用猪血吸引水蛭,趁水蛭吃血的时候,它的牙齿就就露了出来,平时水蛭就是用这3颗牙齿咬破动物皮肤吸血的。

张长威跟水蛭打了21年交道,对水蛭了如指掌。虽然很多人觉得水蛭既恶心又恐怖,但张长威却觉得水蛭很可爱。

张长威:感觉身上挂的都跟金子似的,都跟金子一样。

记者:为什么这么说?

张长威:这都是钱,每一条都是钱。
现在水蛭一年能给张长威带来2500多万元的财富,那么,张长威是如何把这些令人恐惧的水蛭,变成一条条赚钱的宝贝呢?
1997年张长威中专毕业后,在上海一家灯罩厂工作,负责在灯罩上画画。有一天,张长威在报刊上看到一条消息,发现那些让人恶心恐惧的水蛭,竟然可以赚钱。
1997年3月,张长威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,辞掉上海的工作,跑回老家养水蛭去了。张长威到底发现了水蛭身上的什么商机呢?
当时在江苏省宿迁市,很多农民在水田里劳动时,就有被水蛭咬伤的经历,在他们看来水蛭就是吸血鬼,既没人养,更没人会把水蛭当成值钱的东西。张长威要想养殖水蛭,只能去抓野生水蛭。

他打探清楚了,水蛭怕光,只有晚上才会出来。张长威一个人不敢去,他找到村里那些抓泥鳅和黄鳝的人,晚上跟着他们一起出去,村民在前面抓泥鳅,张长威就跟在后面抓水蛭,他的举动让很多人不理解。

朋友徐明国:烧脑子,缺窍,缺心眼,这是大家本地的土话。

张长威:就笑我,跟傻子一样,抓个水蛭没有用的,抓个泥鳅还能卖个两块钱一斤,抓个水蛭谁要,很恶心,在他们心中是很讨厌的东西。
慢慢练习,张长威成了抓水蛭的高手。即便到现在,走在水沟边,他都能根据一些蛛丝马迹,判断出水蛭会在哪里出没。

张长威:咱们看到青蛙出来的时候,它那个水蛭也就基本出来了,现在这里有青蛙吗?有啊,在哪大家看看,在这,就蹲在泥土上面,对,两只青蛙,那现在这边有水蛭吗,你的判断,现在还没看到,但是这个温度和饵料,基本没有问题。

蟾蜍和青蛙都是水蛭喜欢的食物,只要找到他们就很容易找到水蛭,他们一旦被水蛭盯上了,很难逃脱。

张长威就在这附近找水蛭,突然,他有了一个发现,让大家都惊叫起来。

靠着过人的抓水蛭本领,张长威每天都能抓十几斤水蛭。

可是,突然有一天,张长威却不想再抓野生水蛭了。原因就跟他听到的一个关于水蛭的恐怖传言有关。有人说,水蛭拥有一种惊人的能力。

养殖户:用棍子把水蛭翻过来,放在哪里晒,放学回来还是活的。

养殖户:用火烧,烧成灰都能过来,变成很多很多,这样说,
张长威:我就想,这好像是不死之身那种说法,我就想这个密度高一点也没事,它本来就耐死,所以听了这种说法,就这样做了。
张长威原本是想抓野生水蛭直接卖,听说水蛭生存能力强,他决定人工养殖水蛭。张长威在家建了一个小池子,前后放进去了600斤野生水蛭,他想等繁殖多了,就不用再辛苦出去抓了。没想到几个月以后,由于密度太大,90%的水蛭已经腐烂了,那种臭味,让他终身难忘。

张长威:你想多臭它就有多臭,我这个手出去跟人家握手,人家都不握手,离我老远了,躲,很臭的一股味道。

朋友徐明国:离张长威远远的,说话也说,也讲,不握手。

朋友杨伟:有时候一看手里面,心里面觉得臭臭的味道,心里面有纠结的感觉,说实话就不想跟他握手。

张长威原来在上海画画的时候,很多朋友都想请他吃饭,没想到跟水蛭打上交道以后,很多人刻意躲开他。前后如此明显的反差让张长威很难受。
张长威:现在人家都不跟你握手了,等于是没有朋友了,等于是孤立了,其实心里的失落感非常强。

张长威下定决心,一定要把水蛭养成功,让大家看得起自己。他总算搞明白了,关于水蛭不死的说法都是谣传,它们只是一种普通的生物,需要具备一定的条件才能生存和繁殖。

张长威天天琢磨如何繁殖水蛭,然而整整五年,他的水蛭只懂进食,却从不产卵。


随后他查阅了很多资料,都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。这反而激起了张长威的斗志,一定要把水蛭繁殖出来。

张长威:你要是随随便便成功,那谁都能成功,那我就做它没有意义了。

2002年,张长威发现了一个奇怪现象,他养的水蛭,大部分都不好好呆在水里。

张长威:有的水蛭,它平时吃得好好的,也没什么异常的,但是突然间有几条水蛭从水里面往上爬,然后过了两三天,大部分的水蛭都往外爬了。

张长威不知道怎么回事,也没放心上。过了一段时间,平时喜欢钓鱼的张长威在自己院子挖蚯蚓的时候,挖到了一些从没见过的东西。

张长威:出来很多像蚯蚓一样的小虫子,但是很奇怪的一种现象,我当时以为蚯蚓从土里往外爬的,但是我说这种现象不可能,以前没见过。

张长威仔细观察这些挖出来的小虫子,发现这些小虫子的爬行动作跟水蛭很像。这个发现让张长威很兴奋,他赶紧接着挖。

张长威:我又继续往下挖,如果说这里面有大水蛭,肯定就是水蛭产的幼虫,有大水蛭吗?有,挖到了。

张长威发现土里藏了很多大水蛭,他这才知道,水蛭在水里交配,但是产卵必须要到陆地来。以前张长威把水蛭养在水里,没有给它提供陆地,才导致水蛭不产卵。这个发现,距离张长威养殖水蛭已经过去了5年。

从那以后,张长威就给水蛭设计了产床,这是用松软的土铺成的,水蛭在水里怀孕后,就转移到这里来。

这就是水蛭的卵,外表像蚕茧,直径大概有两厘米,45天以后,一个茧子就能孵化出约40条水蛭。

怎么解决水蛭的吃饭问题呢?有的水蛭是吃血的,张长威就到屠宰场购买猪血来喂它们。

这种个头大的宽体金线蛭,张长威发现它们最爱吃螺肉和蚌肉,于是张长威种了很多菜,然后用菜叶养螺,养出来的螺再喂水蛭,形成了一个生态循环,光这一项,每年就给张长威省下不少饲料钱。

张长威当初为什么要辞去上海的工作回家养水蛭呢?原因就是他在报刊上看到的一则消息:水蛭可以入药卖钱。

在中国,水蛭有一百多个品种。并不是每一种都可以入药,可以入药的水蛭主要有宽体金线蛭和日本医蛭等几个品种。

而水蛭之所以能够入药,是因为它的身体里含有一种叫水蛭素的东西,主要用于治疗心脑血管疾病。

水蛭经过半年时间的养殖,就可以入药了。水蛭如何才能变成药材呢?这一道工序--晾干非常重要。


张长威开始的时候,把水蛭卖给上门收购的经销商。后来,他直接找到这个位于安徽省亳州市的药材市场。在这里,有一个专门的水蛭交易区,全国各地的水蛭干在这里都能找到。

水蛭经销商:这是江苏的(宽体金线蛭干品),是最好的,顶端的,这个是合肥一带的(宽体金线蛭干品),是黑条吊干,你这卖的很多,一共有多少种?大概有十几种(货源)。

水蛭经销商:这种卖多少钱现在?一公斤,一公斤现在卖到1000元左右。

2010年张长威的养殖面积达到了110亩,年销售水蛭干货二十几吨,销售额超过了五百万元。

即便如此,张长威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。很多朋友依旧不大想跟他来往,他们觉得张长威干的是个又脏又臭的活儿。

那时候,养水蛭都是用网箱养殖,在地里这样用网,把四周和底部围起来,再把水蛭放进去养殖。这种养殖方式让养殖户苦不堪言。

张长威:大家都知道,这个水被太阳一晒,容易长青苔,这个青苔现在水里都有,你看,这个青苔很容易把网眼堵上,如果我这个池子换水,水出不来。天气又越来越热,你说大家喂的饲料饵料,放在这池子里,水蛭吃不完的时候,就会变臭变烂。

河南养殖户潘登峰:产量肯定有影响啊,气味一重,水体一脏,水蛭就要死亡,所以效益就没有什么效益。

网箱养殖的效益低,工作环境也差,收获的时候,养殖户就不得不用手在臭烘烘的泥中找水蛭,怪不得很多人都不敢跟张长威握手。

张长威以前是在上海画画的,工作环境干干净净,现在养水蛭了,张长威想,如何既能靠水蛭挣钱,又能让大家瞧得上他这个行业呢?

张长威:像城里人上班一样,很干净的,如果他们看到我的工作环境也是干净的,他们是否就会另眼相看呢。所以一定要想另外一种新的方法,就是脱离土壤的方法方式。

有一次,张长威发现地里有一个放倒的矿泉水瓶,里面不仅有水,还有几条水蛭活得好好的。张长威很感兴趣,如果水蛭在瓶子里能生存,那么用瓶子养水蛭既干净又经济。

于是张长威在瓶子里试养了一批水蛭,看上去干干净净的,张长威感觉棒极了。
张长威:我这样子你看,像我这么干活的,我都不用戴草帽,在外面,下雨刮风跟我没关系,这样我就有充分空余的时间,没事出去跟朋友喝喝茶,就不一样了。

转眼水蛭就在瓶子里长大了,没想到等待张长威的,却是一个让他哭笑不得的结果。

张长威:其实令我都没有想到的是,我往外倒水蛭的时候,倒不出来了,比瓶口还粗。

最后,张长威把瓶子一个一个剪开了,才把水蛭取出来,工作量太大。既然这样养水蛭不行,张长威又想了一个办法。

张长威想起当时看到矿泉水瓶时,水瓶是放倒的。于是张长威就模仿矿泉水瓶放倒的样子,设计了这种水池养水蛭,配上换水设备,保证水池里的水是活水。


这种养殖模式,大大减少了水里的污泥,没有了臭味,有利于水蛭生长。

张长威:我这个养殖密度是网箱的十倍以上,管理上就很轻松了,一个人可以管理十亩地,大约六千平方米都没问题。

张长威实现了在干净的环境下养水蛭的想法,2014年,张长威的养殖面积超过了300亩。

在张长威的示范带动下,很多原来讨厌水蛭,害怕水蛭的农户,开始跟着张长威养水蛭,他们也改变了对水蛭的看法。

江西养殖户余青华:以前大家在家里的时候,这个叮在屁股上拔不下来,到河里去游泳都不敢去了,现在叮到屁股就赶紧拿去市场上卖了,现在如果叮到屁股就是钱啊。

到2017年,张长威养殖水蛭已经21年,养殖面积近千亩,2017年销售额超过2500万元。下一步张长威要对水蛭进行深加工,提高水蛭的附加值,把别人觉得恶心的水蛭,变成能让人致富的水蛭。

打赏
更多>推荐视频
威尼斯人网上娱乐  |  关于大家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
 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